迪拜行
连续四年被评为“迪拜最优秀的旅行社”

迪拜的香水

||||| 0 |||||

迪拜的香水应该说是全世界最便宜的, 各种世界名牌香水应有尽有, 这个跟阿拉伯人对香水的特爱和优惠的进口政策有关。

“香水是属于阿拉伯的”。这并非只是一种故弄玄虚的香水传说,而是这一神秘之地微妙氛围的真实描绘。

在阿拉伯人的居室中,世代奉行着亘续不断地焚烧熏香的习俗。檀香木香水还代表着主人对远道而来的宾客衷心的欢迎,尤其是女宾光临或出行之际,都会在香味燃放器前稍稍伫立,用罩在衣服外层的斗篷轻轻撩拨烟雾,让香气遍布全身。因此,阿联酋的各大商场都有阿拉伯香水专柜,阿拉伯香水和西方的香水有很大的不同,阿拉伯香水问道偏重。在阿拉伯香水屋最让我感慨的是:阿联酋真是太富有了,连香水瓶都穿金戴银。

说阿联酋是个名副其实的香水世界还真不假,在任何公共场所,你都可以感受到浓郁的香水气息。这里的衣衫是香的,空气是香的,甚至连热乎乎的风,也直熏得你如入France的香水厂家。事实上这里的香水多半来自法国,但不同的品牌所显示的价格,从数百美金到几个地拉拇(1地拉拇折合人民币2元多一点)一瓶,贵贱得天差地别。但不管你走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之中,闻到的是否全都是香风阵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所体现出来的一种心理需求。在这里,你完全有理由这样认为,有身份地位的人使用名贵香水是理所当然的事,打工者和草根阶层的人使用价廉但不一定物美的香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生活似乎就这样在有序中生长。在我工作的环境中,摩登女郎和翩翩美少男的款款香风是不易闻到的,工友身上所散发出的“花露水”气味,却稠密的能抓入手中细细把玩。一般情况下,工人上下班前后都备有两套衣服,一套是洒有香水的,一套是臭汗淋漓的。自认为稍有点身份的,比如工头之类,香水却一刻也不曾在身上停歇,还时不时的向全身作喷雾状挥洒,只是因了价格的缘故,沁人心脾的时候少,起鸡皮疙瘩的时候多。其实我对香水素无感受,土包子一个,要说有也是十窍已通九窍,一窍不通,所以若要评头论足,全凭主观意识,易得罪人,于是干脆不说。无所事事的时候,也常常充作雅人,逛逛香水店,一副老气横秋的精明相,其实完全是刘佬佬进大观园,图个眼福而已。因为香水的气味且不论,那琳琅满目的瓶瓶罐罐,却使我的视觉产生了一种极度的美效果,赏心悦目之极,颇有点古人卖椟还珠的味道。因工作需要,我经常坐不同的小车外出做事,几乎每次都能闻到不同的香水气味。只是香河里沐浴久了,嗅觉的灵敏度反倒下降了,大抵分出好闻难闻而已,司机每每追问感觉如何,只要不起鸡皮疙瘩的,都会以一声“verygood”敷衍了事。一次,一位车主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鼻烟壶大小的香水,喷了一小片在我手中,要我双手搓揉一下,再抹向掌背。开始还不在意,回公司后,员工们纷纷像饿猫闻到腥味似的扑将过来,才知遇上了“贵人”。其后发现其味隽永,竟绕梁三日洗之不去,不禁暗暗称奇。又有一次,新厂区的一位员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当上了小工头,平日里不怎么在意香水的他,开始在发间、腋下以及络腮胡里大动干戈,但气味真的不太好闻,香风变成了“伤风”,令我感冒不已,忍不住建议他是否就此打住,待发薪水时干脆放点血,重新武装一番。他听后勃然作色,作金刚怒目状悻悻而去。不久,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也是异味缠身,细闻之下,竟似一股狐臊之味,化了许多办法都不能将之消除,其后不经意地发现怪味不似在腋下,而是在汗衫之中,再细细回味那工头的香水味,才抖然明白过来,自己是被人“暗算”了。好温柔的一刀!

购买迪拜香水最好的地方是机场免税店, 虽然在香水批发店那里您可以买到更好的价格。